主页 > E派生活 >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 >

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

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 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 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 BBQ回忆 从无叉无炉说起

香港某大电视台的剧集常以BBQ作大团圆结局,虽被讥为新意欠奉,但却反映出烧烤在港式娱乐中的经典地位。今时今日,日、韩式烧烤餐厅多不胜数,致电订位快捷轻鬆,但总不及柴娃娃一起买炭、买烧烤叉、买鸡翼,劳师动众到郊野公园「霸炉」来得印象深刻。就趁刚入秋,相约亲朋好友到户外BBQ,製造另一个「围炉」回忆吧!

昔日石头砌炉捡柴生火

上世纪中后期,香港经济起飞,市民开始有空及余钱投入娱乐活动放鬆一下,当时到外地旅行风气未盛,留在香港游山玩水才是主流的假日节目。在郊野公园未正式出现前,很多市民已自行到郊外游乐,当时他们也会就地生火烧烤,中国香港旅行远足联会主席周国强就是其中一份子。1960年代,周国强只是十来岁,已开始跟家人去烧烤:「以前交通不便,烧烤只是去近家的地方。那时住港岛东,会去柏架山烧烤。」他指出上世纪60、70年代,烧烤仍是很奢侈的事,并非人人「有叉用」:「烧烤叉不易找的,有时自己用铁线扭,或是特意出油麻地上海街买。有时就向朋友借,10多人去烧,都是得2、3支叉。」而且香港到1970年代前期,都未正式成立郊野公园,更遑论公共烧烤炉,他在山头随手拾起石头便砌炉,再用柴枝生火。他笑说:「我们会带火水去,当炭精用,所以烧烤时好大火水味。」

从煨番薯到烧羊架和牛

他说烧烤食物以方便为主,因此早期都是煨番薯、烧午餐肉,后来会自家用豉油、蒜蓉腌製简单肉类。他的家人更会煲糖水,「例牌」爱煲番薯及腐竹鸡蛋糖水,带到烧烤地点作饭后甜品,清清热气。

专门研究香港饮食文化的岭南大学中文系讲师萧欣浩说,他的妈妈1973、74年正在屏山的英昌纱厂(现为英昌工业大厦)工作,那时大约半个月一次就会与工友一起到青山湾烧烤。他引述妈妈说:「青山湾是烧烤热门地点,又可以游水,大概半个月就去一次。」那时她们会到文具店买烧烤叉,到冻肉店买猪扒、鸡翼和肠仔,到了青山湾就用石头堆起炉,再置上烧烤网及炭,大家便可一起玩足半天,这也难怪BBQ成了后来工厂和不少企业常见的职工联谊活动。

1960、70年代的烧烤食物种类简单,经营烧烤场「大尾笃麦师傅」超过30年的麦师傅说:「不外乎猪扒、牛扒、鸡翼和肠仔,多年来一直都是卖这些,若要说比较后期才卖的食物,就是羊架、鳝柳、牛仔骨。」无可否认,扒类及鸡翼一直是港式BBQ的中坚,还有芝士肠、番薯、牛油金菇、棉花糖加方包,可说是不同年代香港人的集体回忆。不过,现时香港人比以前更懂享受,烧烤食物的种类变得愈来愈高级。除了麦师傅提到的羊架和白鳝,和牛、挪威三文鱼扒、波士顿龙虾、越南虎虾、北海道蟹脚、广岛蚝等都是大家BBQ的热门选择。

市民BBQ歎美食的同时,所产生的油烟及垃圾无可避免地对自然环境造成破坏。为了在市民娱乐及保护环境中取得平衡,香港郊野公园烧烤场应运而生。「以前有些人会堆石头烧烤,烧烤后无人清洁,因此有必要管理。」渔农自然护理署前助理署长、1970年代时任郊野公园规划主任的王福义说。荃湾城门是昔日的郊游热点,所以早于1971年就成为郊野公园及烧烤场的试验场地,直至1976年制定《郊野公园条例》后,各区郊野公园就开始逐步划定指定烧烤场地,市民必须在指定烧烤炉生火,否则,随意生火烧烤,即属犯法。

设立烧烤场 减环境污染

由于市民烧烤时要携带很多「架生」,因此烧烤场多设于马路旁,便利市民出入。王福义强调康乐设施只是郊野公园的点缀,因此设施都只为满足市民基本需要就足够,尽可能不影响自然环境。他说:「烧烤炉和櫈,还有木桌用来放食物,空间较大的公园就有洗手间或凉亭,都是视地点而定。」为了进一步减低烧烤对环境的污染,渔护署曾于2004年与中华电力合作,在大帽山、清水湾及马鞍山郊野公园提供电烧烤炉一段时间,可是由于郊外电力不稳及电烧烤炉的清洁问题,遂于2007年取消。

统筹:陈咏诗

上一篇: 下一篇: